2015“江河十年行”之十 ——白水天堂

发表时间:2016-3-25  浏览次数:1211  

           

2015“江河十年行”之十

——白水天堂

 

汪永晨文图

   同样是激流,水电工作者把它看成是能源,而皮划艇参赛者们则把这里尊为“白水天堂”。(白水来源于英文的White Water,是皮划艇运动专业术语,指激流中荡起浪花的水域,因浪花翻滚看上去白茫茫一片而得名)。

    花式皮划艇是皮划艇运动中的芭蕾,他要求运动员在激流中完成正反筋斗、三个轴沿任意一轴的转动、“驴打滚”、车轮滚、空翻,以艇的任一端为支点倒立、腾 空、侧滚翻、平旋等花式动作,具有极高的观赏性。花式皮划艇精彩刺激,激情四溢,是一项在世界上备受勇敢者喜爱的户外运动。  

 

2015年皮划艇运动员在怒江激流中

 

2015年一个人在怒江激流

 

    2015怒江国际花式皮划艇大赛中

 

   2015 浪尖( 宅小安 袁晓锦 小马驴摄影)

    2016年的两会上,云南省委书记李纪恒说:云南将停止一切怒江小水电开发,推动怒江大峡谷申报国家公园使之成为旅游天堂

    十二年来,怒江水是否可变“油”,怒江的激流是不是如果不开发水就白白地流走了!一直是中国江河发展史上,开发与保护颇为激烈的争论。

    十三级大坝要在这里把激流险滩变为高山平湖来发电,解决中国的能源问题;以此让当地百姓脱贫致富,这是主流的声音。   

    怒江是世界自然遗产;是中国唯一一条没有被大坝截断的大江,应该留给后代;怒江地质状况十分活跃,是地质灾害的高发区等声音,虽然微弱,但一直也没有停下。

 

   2015年3月“虎”卧怒江

 

  2015年3月怒江的云海

 

  2015年3月怒江的绝壁

  2015年12月15日,“江河十年行”第十次来到怒江,不管是第一次,还是已经来了几次的专家、记者,无不为怒江的美和她至今还能自然流淌而感慨万分。12年了,一条大江因媒体与民间环保组织影响了决策的,在中国不多见。

 

2015 怒江在老虎跳奔流

 

2015怒江老虎跳

    在云南省西北部怒江傈僳族自治州境内崇山峻岭间,怒江每年平均以1.6倍黄河的水量如骏马般自北向南奔腾而下,昼夜不停地撞击出一条山高、谷深、奇峰秀岭的巨大峡谷。怒江两岸多危崖,有“水无不怒古,山有欲飞峰”之称。 

   2015年12月15日,“江河十年行”站在怒江边的老虎跳时,我告诉第一次来怒江的记者:怒江2014年2月5日-10日,2015年3月19日 -22日,两届花式皮艇冲浪赛的数名皮划艇勇士在古老神秘的怒江大峡谷,开始在怒江书写出着一段新的历史。我记录下了这一壮举。                         

    那是在皮划艇大赛第一天,在怒江边做着赛前试水准备的一位老外花式皮划艇参赛运动员从我身边走过。我上前问他来自哪里?他说美国。我问他怒江和科罗拉多比 呢?他说:大多了。我问他听说这里要建十三级水电大坝吗?他说:听说了,太可怕了。我说,为了留住怒江的激流,我已经来了15次了。他说:了不起,谢 谢!               

    后来我才知道,他就是戴恩·杰克逊(Dane Jackson)目前世界排名第一,在2015年国际花式皮划艇大赛中,独占二项比赛冠军。并成为此次大赛中唯一一位驾着皮划艇闯过老虎跳的胜利者。

 

 2015年3月采访戴恩

    老虎跳,也是我十六次到怒江经过时,一定要停下来欣赏,停下来拍照的怒江江段。

  一次次地与老虎跳的近距离地接触中,我一次比一次地担忧:如果上游修了马吉电站,下游修了亚碧罗大坝,怒江被屡屡拦 腰斩断后,水被拦在上面或被蓄在下面用 于发电,这里的激流将不复存在,将被平湖的水库、涓涓的小溪、以及干河床所取代。而不论是怒江十三级梯级电站的开发,还是修改为五级大坝的修建,马吉、亚 碧罗电站都在其中。 

 

  2006北京国电的旗与勘探的彩旗

 

 2006年4月份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来考察时亚碧罗桥的彩旗没有了

 

    2011马吉这是修大坝的前期勘探

 

  2011松塔这条简易公路修好十个月时,已经有20人死于滑坡和泥石流

  怒江,在漂流者的笔下:3240公里的长途中,上游河源部分称“那曲河”,雪化聚拢成溪,溪溪相汇为河,山低滩平, 河水轻松悠闲,在高原湿地间自由流淌。怒江中段进入横断山区后,由于地势陡降,奔腾的怒江从1400米高度跌落,同时两岸群峰矗立,江水只能暴怒无比 地从山缝间挤身流泄,仿佛一条被激怒的巨龙,发出轰鸣。这一段乱石崩滩,江面骤缩至不足百米宽,让原本就不驯服的怒江须发戟张,嘶吼翻飞。因它落差大,水 急滩高,有“一滩接一滩,一滩高十丈”的说法。

    在皮划艇专业人士的眼里,老虎跳滩也被划分为由四个梯级滩所组成。和梯级电站不同的,一是自然,一是人为。

  在傈僳语中,老虎跳被称为“腊跨洛”。此处江面收窄,江心巨石林立,如刀削斧劈,将汹涌的江水分割为两股湍流,被誉 为“怒江第一险滩”,在国际极限漂流界享有盛名。其中,1号滩被定义为5+级别(白水漂流的滩从易到难共有1-6级,6级几乎没有人敢于尝试)。这也意味 着选手将会面临无法预测的危险,救援难度极大。冲击激流中,不但要经过,而且不翻艇者才为挑战成功。

  老虎跳滩1号滩水流落差有十米,使得原本就很快的水流更加凶猛。3月,不是怒江的丰水季,滩中露出几块巨石,水流击打在石块上击起巨大的浪花,对于挑战者来说,巨浪怪石中一旦控艇出现偏差,将有断桨甚至是受伤的危险。

  更为危险的是,老虎跳1号滩和2号滩之间洄水区仅有100米左右,运动员如果在1号滩意外脱艇,救援难度极大。而一 旦被冲入被视作“死亡之滩”的2号滩,由于其间怪石林立、暗流纵横,人很可能被水流吸到石头的缝隙里无法出来,将彻底失去救援的可能。据悉,此前就曾有皮 划艇爱好者漂流至此不幸遇难。   

    杰克逊一家是世界知名的花式皮艇世家。2014年在 比赛中担任裁判兼救援的埃里克·杰克逊说:“我很喜欢怒江,风景美水也好,不仅有高难度的滩,也有很平稳的滩,适合各种水平的皮艇爱好者,希望明年这项比赛能继续举办下去,我也非常愿意再来参加。”

   说再来,是因为2014年2月,在老虎跳漂流中,经过2个多小时的反复读水,杰克逊一家最终还是放弃了前两个高难度的滩的挑战。 

 

 2015年在白水中

 

   2015年白水中 

 

   2015年外国运动中在护送中国运动员

  2015年3月,因为时间关系,我没有等到没有中国选手参加,只有老外参赛勇士们闯关老虎跳的时刻。在这里选取了一段新华网上的文章:

  所有运动员都一改前几晚饭后喝酒聊天的习惯,不到9点就都各自回房间休息,为挑战险滩做好准备。另一方面,随着对怒江认识的不断深入,外国运动员们也不断对组委会的救援团队提出了更高要求,将原本在岸上设置的1个救援点升级成了4个,并且在每个点增加一名救援人员。

  22日一早来到江边,队员们仔细读水将近一个小时,下还是不下?大家都在纠结。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经过反复论证了路 线、难度、过滩方法之后,最终,包括新科世界冠军尼克在内的4人选择放弃,参与挑战的仅剩下戴恩和威尔斯兄弟,另外4人将驾艇在老虎跳1号滩和2号滩之间 做救援,以确保伙伴不会被急流冲入2号 滩。

  此前在虎鹰滩参与救援的克里斯·古拉格曼表示,亲自站在滩边感受这个滩的巨大能量后自己决定放弃,“但我会在下半段为伙伴做救援,如果在这里失控,救援也会非常难,希望他们好运。”

  经过抽签,布伦丹·威尔斯第一个下水挑战,但是在经过第一个大的跌水时,他被巨大的浪花掀翻了艇,虽然凭借娴熟技术转危为安,但依据比赛规则,被判挑战失败。   

 

   闯关  (摄影  宅小安  袁晓锦 小马驴)

 眼看布伦丹挑战失败,戴恩快速跑向了起水点,他和布伦丹交流了一会儿,然后默默地望向江面开始读水。

  十分钟后,戴恩向1号滩发起了挑战。下水后他先是缓慢的进入洄水区,似乎在观察什么,随着距离跌水越来越近,他逐渐 加快了划桨的频次,进入白水后,戴恩凭 借良好的控船能力几乎是飘过了层层浪尖。可是,在进入第一个大的跌水区时,戴恩连人带艇突然被巨大的白浪淹没,好在1秒之后,他的红牛头盔再度出现,没有 翻艇!此后,戴恩流畅地通过了第二个跌水区,并成功通过了整个1号滩。岸边的人群忍不住欢呼起来,戴恩·杰克逊!他成功了!

  在戴恩成功挑战后,托德·威尔斯也冲进了浪里,但很不幸,他和弟弟布伦丹一样,在第一个跌水区被大浪掀翻,挑战失败。

   “今天很幸运”,此前已包揽了本次赛事两项冠军的戴恩上岸后说,“下水之前我们一致认为最左边的线路会比较好控制,但是布伦丹第一个挑战失败了,所以我临时更改了线路,说实话,我一直被大浪推着,并不知道是怎么通过的,我只能说今天我很幸运。”

 

      翻滚(摄影  宅小安  袁晓锦 小马驴)

 

  花式(摄影  宅小安  袁晓锦 小马驴) 

    如今,无人比拟的花式皮划艇大赛冠军戴恩的父亲埃里克·杰克逊(Eric Jackson)也是花式皮艇届的传奇人物,曾获得4届世界冠军,被国内花式皮艇圈内奉为“祖师爷”。

  2015年3月,我采访了参加2014年首届怒江花式皮划艇大赛的大龙。在他撰写的文章中有了和以往人们写怒江不一样的感慨:

    怒江发源地远离“文明”,人迹难至,其流经地域,因无法逾越的地理屏障保护没有被大规模开发。

  没有被开发,意味着自然资源与生态和谐自生,保存了原始。原始流淌的怒江水,才可用惊艳两个字来形容。怒江中段千百年间上下游无法行舟,壑深万丈的山壁又根本没有路可走,只能在悬崖上人爬骡踩,世代累积出一条栈道,这条人迹罕至的隐秘商路,就是茶马古道。

 

 2015年3月怒江边的茶马古道

 

     2015年12月怒江

 

   2015年12月怒江人家

   2015年3月18日,在怒江边,特意从广州来的朋友钟峪让我们躺在一块大石头上,让脸近乎贴到水面上地看怒江,听怒江。

  来了15次怒江,但这么近距离地接触怒江,对我来说还是第一次。真的不一样。江水的撞击力不仅是直视于眼前,回响在耳边,更是撞进了心里。

 

 2015年3月近距离接触

    一个城里人,为什么要一次又一次地来到怒江?十二年了,为什么非要死磕留下怒江的激流?

  观水,听水的这一刻我不停地问着自己。也不停地感受着眼前激流做出的回答:我是自由的,自由真好。我是无畏的,无畏可以留下真正的自我。

 

   2015年3月怒江美

  在2015年怒江花式皮划艇大赛前的怒江边,我采访了此次大赛的组织者之一小毛驴,和担任裁判的中国漂流爱好者爵士冰。

  他们告诉我:今天,世界上此项运动最高级别的运动员都来了。老虎跳成功挑战奖金是2000美金。中国人都不参加 了,7个老外都想跳。因为中国才刚刚开始这项运动,在第一轮巨浪追逐赛的大赛中,是一个老外带着一个中国人闯试水的,已经有一个中国选手脱船,一个被水洞 吸住了十几秒,很危险,还有一个磕在石头上受伤,参加不了比赛了。而另一项水洞花式赛中,估计也难见到中国人的身影。

  看着,听着怒江时,小马驴十分激动地向我们表达着他要说的话:一个国家至少要有一两条能自然漂流的江河,不然的话太可惜了。不管对漂流的,还是过游客,这种景观太美了。

  在中国,已经很难看到这样的大江了,我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大的急流,你看那拉出的一卷一卷的白浪,那个地方是会把你拖进去的,如果是计时赛的话,把你拖在那里会浪费很长时间。老外他们太疯狂了。一看到这种水就激动的不得了。 

    什么是花式皮划艇中的翻滚?小毛驴告诉我是爱斯基摩翻滚,因为是爱斯基

摩人发明的。是驾船在激流中离水腾空翻转。

 

  2015年在怒江的白水中翻滚

 

  2015年 戴恩在白水中做花

 

     2015年搏击( 宅小安 袁晓锦 小马驴摄影)

 

 

       2015年翻滚(宅小安 袁晓锦 小马驴摄影 )

   小毛驴说: 原来上面要修一个马吉电站,如果修了电站把这块拦住了,那我们就没有地方玩了,我还准备过两年也来挑战。

  现在这么多电视台包括央视都来报道,云南省的领导也要想一想,你到底要什么?现在的激流是全世界的精华,水库可是全世界到处都有的。

  小马驴的这番话,让我想起2007年中国水利水电研究院的刘树坤教授说的一句话:“我们为什么非要毁掉怒江的独特,让她混为一般呢?”

   小马驴说:大家都知道科罗拉多大峡谷的漂流,知道它是世界上的一个经典。在科罗拉多,保护河流,商业效益及社会的影响力结合的很好。

    而怒江这些年来的博弈一直是在要修十三级大坝上。殊不知,怒江是中国乃至在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白水资源。

  什么叫白水?就是翻着白色浪花的激流。河流里平静的水叫平水。如果很多大坝修起来的话,河流就死了,漂流就完蛋了。

  小毛驴说:中国这项运动的启蒙和发育非常之晚。正式民间接触这项运动是2008到2009年左右。真正来到大江大河上漂流,算起来是2012年底和2013年初。

    因为互联网的发展,我们一下子就能够把世界上最好的,顶尖的好手请来。这项运动,其实是人和大自然,艺术与灵魂的对话。如果把它毁掉,建成大坝,短期内确 实能拿到很多钱,但河的魂儿就没有了。

  怒江在世界上的白水资源,我们不敢说是百分之百的第一,但它绝对是世界前三。雅鲁藏布江很好,但是太凶险不可以漂。 所以,怒江对于漂流爱好者来说,有白水 天堂之称。 红牛这种商业运作的介入,是一种很好的保护形式。是让河流原始的生命力得到尽量大的扩展;是一种比较委婉的,从艺术角度保护河流的方式。

   小毛驴说:我觉得河流是有生命的,真正活脱脱的生命。我自己下水漂流过。在水里面的感觉很紧张,很刺激,很兴奋。

  小毛驴认为,这项运动真正的生命力在民间。民间让这一运动得到良性的普及和发展。

  现在,感觉河流这一生命力的人越多,下水的人越多,也是另外一种对河流的保护。小毛驴特别强调。

  小毛驴说:这次活动是商业的,也是环保的。不是拿钱把他们吸引过来的,是怒江把他们吸引过来的。金沙江、澜沧江都修 了水电站,怒江现在成了最后一条中国的稀缺资源,她是世界级的。怒江要修了大坝,不光是环保主义者,很多原居民,漂流爱者,大家会很伤心。我听说中国的水 电公司,地方政府在我们今天漂流的这一河段的两三百公里内,要修三个水电站,已经规划设计完了。这些大坝,就是一个个炸药包。

  如果不修大坝,而是把皮划艇世界杯或者世界锦标赛都争取到这里来,那与水电相比影响力是完全不同的,而且是世界级的影响。水电站就是中国用点能源而已。而像怒江这样能举办花式皮划艇比赛的大河,全世界都没有几条了。

  我告诉小毛驴,2007年“江河十年行”时,我们采访了将要参加2008年在中国举办的奥运会皮划艇大赛参赛队的队长。他告诉我们,冬天能训练皮划艇的大河在中国只有怒江了,其他河里都没有了。金沙江现在就不能叫白水了,没有了激流,都被大坝截成高山平湖了。

 

 2007年“江河十年行” 采访奥运会激流皮划艇训练在怒江激流中训练(任琴摄影)

   2012年,爵士冰和中国一群漂流爱好者在金沙江做了一次悲壮的告别金沙江的漂流。他说对于江河来说,不是以颜色论白水,而是要水花翻起来是白色的,是激流才能判断是不是白水。

   怒江,是白水天堂。是此次大赛的裁判再次强调说。

   2015年3月19日上午,在怒江的激流中,我目睹了来自美国、加拿大、瑞典、荷兰和中国的14名“江湖高手”在怒江白水中的角逐。全部比赛完成后,七名外国队员再次扛着皮划艇,又下水了。钟峪告诉我:他们没有玩够。

 

  2015年3月 比赛完了还玩儿不够(宅小安 袁晓锦 小马驴摄影)

 

    2015年3月 再来一次

 

    2015年3月 翻

  第一次欣赏几位外国选手在被称为水洞中的花式翻滚。用两个字来形容:刺激,再四个字形容:刺激、惊险;用六个字形容:刺激、惊险、玩命。   

  2015年3月花式皮划艇大赛结束后,我在报道中看到这样的一段介绍:在乱石飞渡的老虎跳驾着皮划艇冲过去的美国选 手戴恩,在妈妈的肚子里只呆了8个月,出生时只有一斤多重,孩童时代是位自闭症患者。而他的父亲是通过让儿接近河流,使得戴恩成为了一名在白水里自由冲击 的勇者。

  关注怒江这么多年来,我们这些河流关爱者说,怒江应原汁原味地留下来;

  小毛驴说喜欢漂流的人才真正懂得河流,他们的爱是大爱。

  我无法反驳小毛驴的说法。认识了这些漂流大江的人后,我开始想,莫非玩漂流的人,是最懂大江的,或许真的是最爱大江的人?我开始怀疑自己以前对这一说法的质疑。

  在采访小毛驴时他还对我说我们得感谢你们,用十二年的时间留下了怒江的激流。我说:要感谢大自然,大自然给了我们这么壮观河流,我们应该敬畏它,爱它,要把所有爱大江的人都团结起来,一起为留住她做我们能做的事情。

 

    2015年3月 怒江的姑娘

 

    2015年3月 怒江边石月亮

   2015年12月15日写“江河十年行”集体日记的唐伟写了这样一段:下午三点钟左右,我们到达了怒江的一个景点——怒江第一湾。在下车进行观看之后,大 家对怒江的风景之美确实感到了震撼。因为到目前为止,云南省境内的怒江流域尚未修建任何水电站或水库,没有大坝在怒江各个流域段进行截留,这样保证了水流 的顺畅流动。也正是因为这样,当充沛的水量在怒江第一湾静静转弯流过时,高山河谷绿水蓝天,构成了一幅优美的画面。

 

2015年12月怒江第一湾

 

2015“江河十年行”在怒江第一湾

    当然,我们在欣赏美景时,也有着很多担忧。在之前的行程中,不少河流就因为水电站或水库大坝的修建,而导致下游断流、河床见底,快要消失的大渡河就是很明显的例子。

   当然,这里也有一个常见的矛盾所在,就是我们经常讨论到的环境保护与社会发展的冲突的问题。怒江停止开发,对怒江流域的生态环境将是极大的保护和修复,但 是与此同时,怒江流域还生活着接近五十多万的人口,其中大多数人的生活水平还比较低下,贫困人口也很多,脱贫也是当地政府的一个紧迫任务,有时候甚至是政 治任务。修桥修路建工厂,是大多数地方在发展当地经济时所采用的常见方法,这毫无疑问就会对当地环境造成影响和破坏。如果怒江流域的人民要脱贫,出路在哪 里。单纯强调环保理念,让当地人民生活在落后状态之中的方式是不可取的,也是不可持续的环保方式。在继续赶路的车上,大家都提议要对怒江流域进行旅游开 发,以这个方式来促进当地经济的发展。理念确实可行,实际操作还需要进一步的实践过程。

 

2006年李战友的外孙女心玉

 

2011年小姑娘长大了

 

   2013 心玉站起来了

  

   2013 的小心玉

 

   2013 心玉坐下了

    2013年“江河十年行”离天丙中洛之前,我们专门到了丙中洛小学,找到四年级二班。站在门口,看着一班的孩子,我没有找到郭心玉。于是问:你们谁认识我呀?小心玉带着她那每次我们都见到的甜甜的微笑站了起来。这位小姑娘也是我们“江河十年行”的见证人。

    从2006年到2015年,十年间,心玉长成了大姑娘

 

2015年“江河十年行”跟踪调查李战友家的外孙女心玉

 

2015年心玉在上课

    2013年“江河十年行”采访要用十年跟踪采访的李战友时,他68岁。他的女儿李春华告诉我们自己是家里唯一的女儿没有兄弟姐妹。1974年出生,老公是 1971年出生。有两个孩子,一个15岁读高一,一个读小学5年级,都填藏族。  自己读汉人学校读到初中,爱人也是初中。他俩是在丽江打工时认识的。

    我们知道,春华的父亲李战友是傈僳族,丈夫是纳西族,母亲是藏族。

  那年我们在李战友家采访时还有这样的记录:现在甲生村重丁小组有60多户,开农家乐的有6、7户。经营农家乐很辛苦。

  家里现在有水田2.6亩,旱地2.8亩。这里合适种水稻、玉米、油菜。种核桃收入少,柿子不卖自己吃。水稻能留2— 3袋,多的可以做米酒。玉米喂猪4—5 头牛3头,老公不准卖自己杀了吃。凭老公打工,卖一点酒。开饭店,一年能有1000—2000元钱收入、 老公外出打工一年好的时候可以多带回来一点钱,不好的话就没有了。主要支出买衣服,买肉、鸡、猪,做农活要请人买鸡买酒。没算过支出,一年不能存上钱。土 鸡1斤能卖20元,1只能卖50—60块。去年卖了3000—4000元。

  女儿住校在丙中洛乡上,政府有补贴,不交钱,保险30多元/年,小学到初中不花钱。高中要花钱了。

  家庭支出每月要花200—300元,红白喜事、生病开销都不少。女儿10元/周,儿子50/周。儿子在贡山一中,开学交了1700,最近又交了700。包括住校、吃饭、住宿、书费等。

  低保补贴,(第一档)70元/月。送礼50—100,一年要1000—2000元。领导来了跳舞敬酒收入每月能有300—400元,每场80元。春节、黄金周的时候多一些。

  养老100元/年人,父亲城镇户口,没有低保。老公出去打工就没有低保。

   家里没有什么变化,比以前好过些,不用背柴,可以自己砍然后找车子回来。以前电不正常早上7~11停电,现在从县里发回来。夏天水多用电一度0.37,冬天0.40一度。

  建水坝是老大5、6岁时听说过,村里从来没传也不担心,问了也没用。也没讨论过,听说修了坝也不会搬来我们这,派出所每年都来调查户口,没问过其它的。

  电视爱看娱乐,看康巴电视台。歌是自己学的。

  这里不过藏历新年,过懒人节(以前叫鲜花节)。农历3月15。唱歌跳舞、赛努,赛努分男女,前些年我爸爸一直是第一名,这两年女子组第一名都是我。还拨河、篮球比赛。

  鲜花节祭祀去仙人洞做法事。其它民族的,天主教、基督教过圣诞节。我们村8个天主教2个基督教,其它都信佛教,剩下1、2家啥教也不信。如果结婚后要转换信仰,信佛教的春节前后,点酥油灯的时候去改。

  鲜花节选的仙女要能歌善舞,未婚的去,学生不能选。自己要唱歌、表演,口才都要好。评委是县文化局的和各乡的代表,全乡选2—3个。

  鲜花节要去仙人洞去接露水。

  村里有2个医生。打疫苗。病重到乡,动手术去县里。这里常见病:高血压,脂糖,肝病。有了病自己采草药,也叫经师念经。

 

2010年两口子的北京游

 

2010年坐在李战友家的火边

 

2011年,李战友上树给我们摘柿子

 

    2013年两个老人穿上了我们带去的新衣服

 

  2013年早上家里在煮酥油茶

 

  2013年一家三口目送我们

  2013年3月30日我们见到李战友时,他明显地瘦了。但仍然是乐着和我们说:明年你们来就看不到我了。我们说你生的什么病呀?他说:他们不告诉我,现在天天要输液。

  即使这样,李战友还是在女儿春花和我们聊着时,和以往一样连说带看老婆:核桃不买,自己吃;柿子不卖,自己吃;牛不卖杀了自己吃;猪不卖,自己吃。玉米给猪吃。

    明年我们还来,您可要等着我们哟。2013年和李战友告别时我大声地对他说。

    老人没有等我们。2013年秋天老人走了。

 

2015年老人的坟前放上了我们每次去拍的照片和“江河十年行”的书

  2015年“江河十年行”到丙中洛甲生村时,那里正在修路。春花告诉我们修的是丙中洛到察隅的公路,听说是国防公路。

   我们问春花你们希望修路吗?她说:政府要修路,我们没有办法的。

   我们问赔偿怎么给?春花说:他们说一亩要赔偿7万5千块钱,还没有赔下来。路都开工了,钱还没陪下来,赔偿要是不满意怎么办?我们问春花。她说:我们说过不满意,但是这个是国家建设,这是国防路,我们是没有办法的。

    我们说大家都不满意,可以一起向他们说。春花说:这里人不会这样的。

人家说给你多少就多少。有些人也许会去说。但是说也没有用,因为大部分没有意见,只有一两个人有意见。

    我们又问春花大多数的人听从命运的安排,说怎么样就怎么样。你老公在外面打工,也不去反对吗?

    春花老公我反对,因为我这个鱼塘一年赔三千,我跟他们说了不行,他们说考虑一下,现在还没有赔偿标准,他们这样说的。

    我们问春花的老公这个鱼塘够你们家一年吃鱼的了? 他说:一年够吃,还有一点收入。好不容易有一点收入。20元一斤。我们买的鱼苗放一次要买两千块钱的呢。我们说是不同意。非要占也没有办法。说是有一千万 的工程,政府要给每家每户建房。他们还说要建民族特色的,你们家是藏族的话是藏式的。这几天村里在填表。他们也来看了好几次下了,可以确定了,明年 2016年建。

    我们接着问你们家的牛圈也没有了。牛圈怎么赔?牛圈赔一万左右,春花说。

    才赔一万左右。以后不能养牛了?

    可以养牛的,其他地方可以做,我们另外想办法。

    我们说你们是不是了希望这样,因为有了一些钱。

    春花老公不是那么希望,因为国家建设,他们说这是国防路。启动仪式的时候成都军区的都来了。

    怒江人被教育的,个人要服从国家,国家利益大于一切。至于什么是国家利益,什么是企业利益,他们分不清,不知道。这点,金沙江的农民看清楚了。

     说到眼下的生活,春花告诉我们,现在家里有12头猪,六头已经长大了的牛了。一头牛长大了能卖三千来块。母牛,跟别人家的公牛交配。因为,牛都是每年的5 月份赶到山上去,11月、12月它们自己回来了。牛认识回家的路,不用上去牵,只是有空的话一个月上山去看一次。

   2012年“江河十年行”在李战友家采访时,他曾悄悄地问我们,要不要去看看昨天家里刚刚下的小牛,我们去看了,真小。可是,很遗憾,这头小牛自己上山后没多久就摔到了悬崖下。

 

 

2012年刚生了一天的小牛

 

2004年怒江边的油菜花

 

2015年3月怒江边的油菜地

    春花告诉我们:现在家里还种了不少油菜是榨油的。自己种的油菜就够自己吃了,送些给亲戚、邻居,一点都不卖?今年粮食很不好,谷子长得不好。雨水太多了,这两年基本上是雨水多。

    春花家现在家里还种了些种了很多小珙桐、紫薇等植物。珙桐一棵树能卖四百元。是春花老公自己培养的,已经种了七八年了。他们卖树和别人不一样,不讲价。但是要人家负责把种活,种好。

    怒江边的人对植物的爱真的爱。当年李战友就和我们说过。两年没见李战友了,生前说他是带她老婆看电影,把她骗到手的。

    不久前,我在春花的微信上看到过她写的:父亲是个爱开玩笑的人。有他在家里就热闹,好想他。春花的老公说:我老岳父从来不说人坏话。假话也不说,不会给人使坏,什么样的人都处的来。

 

2015年春花和老公在看我们带去的前一年拍的照片

 

春花在给我们拷山药

    春花的妈妈不爱说话,我们甚至没有听到她说过话。丈夫在时,我们来她听着丈夫和我们聊。丈夫不在了,她看着女儿和我们说。她会织怒毯,一块怒毯卖400块 钱。卖不出去就都送人了,去年送了几十床。我的一位美国朋友说,在美国这样一条怒毯能卖二、三百美元呢。可是怒江人没有卖的渠道。

    

2014年 李战友的妻子在织怒毯

 

2015年老人在试穿我们带去的新衣

   明天,我们要走进怒江,要再去寻找江上的白水天堂。

在此,特别感谢公众环境研究中心对江河十年行的大力支持

来源:http://www.chinagev.org/index.php/meirijianhe/5124-2015jiangheshinianxingzhishia

查看评论[0]文章评论